臺南市柳營區公所
認識柳營 公所介紹 鄰里社區 便民服務 主動公開資訊 觀光旅遊 活動集錦
線上申辦 災害防救 防災地圖 社區營造 課室專欄
柳營報報

字級設定:

地方人物
劉焜煌

劉焜煌

劉焜煌,名德炎,生於清咸豐2年(1852年)。幼勤學,孝順父母。光緒元年(1875年)及第秀才,7年補稟生。明治31年(光緒24年,1898年)授贈紳章。曾協助討伐土匪有功,明治34年(光緒27年,1901年)被任命為查畝營庄長,大正4年(民國4年,1915年)改任區長,迄至大正9年(民國9年,1920年),因地方自治制度改正而卸任,同年病歿。
劉焜煌為人忠誠懇篤,克盡厥職,上承信任,下得民服。又任得昌宮管理人期內,促進族人和睦,對外善施慈惠,福利地方不少,深獲大眾敬仰。晚年,築一磚造樓房,撫養子女。留有田地270甲(劉家四富之一),育子6人,1920年逝世。
劉明電

劉明電

明治三十四年〈一九○一年〉生,早年負笈東瀛留學,先後在京都同志社中學、東京外語專科學校德文科〈現今東京外語大學〉就讀。大正九年〈一九二○年〉赴德,入柏林大學及研究所深造,昭和二年〈一九二七年〉獲哲學博士學位後返台,是台灣第一位專攻馬克思主義的學者。經堂兄劉明哲介紹,與「少棒之父」謝國城的二姐謝濃蘭結婚,育有一子二女。


昭和五年〈一九三○年〉,劉明電以地主身分,批判日本人在台灣不合理的糖業殖民政策,與鹽水港製糖會社引發纏訟多年的「深耕犁事件」官司,並為此兩度被捕,又遭日本警察毆打。劉明電於昭和十年〈一九三五年〉攜眷離台旅日,出書《台灣米穀政策之檢討》。


二二八事件發生後,劉明電與謝溪秋等人聯名上書總統蔣中正,譴責國民黨,並開始與中共郭沫若、廖承志等人公開來往,經常赴中國,提議在日成立親中共的「台灣和平促進會」。因此被視為異端及激進份子,在家鄉的財產被沒收;同時亦拒絕中共邀請,不願去中國定居。

晚年,在日本鮮少活動,大多在家過著讀書寫詩的孤寂日子。民國六十七年病逝日本。
劉啟祥

劉啟祥

明治四十三年〈一九一○年〉二月三日生,出生於台南新營郡查畝營〈今柳營〉。他在富裕的家庭環境中成長並接受良好教育。劉啟祥先祖曾為官宦,家教嚴格,其父曾聘請畫匠駐留,因而也啟其繪畫之心志。及至十三歲,赴日求學,入東京青山學院中學部就讀,紮下繪畫基本知識及素描根基,後於昭和十四年〈一九三九年〉赴東京文化學院美術部洋畫科學習。


昭和七年〈一九三二年〉,偕已故名畫家楊三郎同赴法國習畫,與顏水龍會合,開啟其印象畫風之生涯,並遊歷歐洲各國研究美術。留法四年後,於昭和九年〈一九三四年〉返居柳營。歷任「省展」、「台陽展」審查委員,民國四十一年籌組成立「高雄美術研究會」,為南部最早之美術團體。五十五年,其畫作「阿里山日出」、「岩」成為高雄市議會大廈之代表性藝術展出作品,六十六年劉啟祥罹患血栓症,病癒後畫風稍見改變,定居於高雄縣大樹鄉(今之高雄市大樹區)小坪頂,並以創作自娛,成為台灣畫壇一代大家。八十七年四月二十日去逝。
劉故

劉故

祖籍福建漳州平和縣,明治三十三年〈一九○○年〉八月二十七日生於新營,生父劉旺。五歲時,過繼柳營富紳劉賓家中。自柳營公學校畢業後,曾赴廈門集美深造,並向本村秀才劉獻池學習詩詞。劉賓去世甚早,寡母劉李棗擔心三百多甲地家產,被親戚瓜分,鼓勵劉故學武。昭和二年〈一九二七年〉,為劉故重金禮聘「蕊師」林德順為私人家教〈約為兩甲半地的禮金,並供給婢僕使用〉師徒朝夕相處約五年,盡得食鶴拳之技。不久,應新營士紳之聘於新營市(今之新營區)王公廟旁設館教拳,自此台南縣附近學徒遍布,奠定了台灣食鶴拳的發展基礎。
劉故二十歲結婚,哲嗣嵩山、銀山、泰山三人。愛喝烏龍茶,從未出手傷人、村人尊稱他為「故舍」。民國七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,因氣喘病逝於故居。
吳晉淮

吳晉淮

本區先賢吳晉淮1916年6月8日出生於本區人和里。1928年柳營公學校畢業後,即赴日進入東京立教中學就讀。三年級時,迷上古典吉他。立教中學畢業後,吳晉淮之二哥吳進益(當時正在日本行醫),安排他到慶應大學醫學院就讀,然吳先生對於音樂的熱愛始終不改初衷,因此乃於1933年隱瞞家人轉入日本歌謠學院。在學期間以吉他為主修樂器,其指導教授正是赫赫有名的古賀政男--古賀係第二次世界大戰後,日本歌謠界的權威作曲家。其所獨創的「古賀流」曲調,因為能夠如實地傳達三○年代日本社會徨恐及不安的情緒,使得當時急於尋找心靈宣洩口的民眾,有了抒發的管道,從而造成「古賀流」曲調風靡整個社會的盛況。吳晉淮在古賀的諄諄教導下,除學得一手精湛的吉他演奏技巧外,更承襲了「古賀流」曲風的特點--庶民性格特別強,且擅長描寫市井小民的心聲及感情。就是在歌謠學院求學的這一段期間裡,吳晉淮奠定了日後作詞、作曲的紮實根基。



歌謠學院畢業後1年(即1938年),吳晉淮以「矢口幸男」為藝名,開始在東京的「日本劇場」以及「作文館」等處登台演唱,其歌藝轟動全日本,當時日本流行音樂的幾位前輩:如古賀政男、大村能章、服部良一等,都對這位來自台灣的歌者讚譽有加。1940年以「矢口幸男」的藝名與東寶簽約,並至日本各地巡迴演唱。1948年再應日本東京機構之邀,以「矢口晉」的藝名,進行為期兩年的巡迴演唱,足跡遍及北海道各地,成為日本歌壇的青春偶像,名氣如日中天。1953年(民國42年),為突破演藝事業的甁頸,晉淮邀請日籍友人佐野博以及篠原寬合組「拉丁三人組合唱團」,一改「日本制」的傳統曲調,轉而改撥絃音,果不其然,熱情的舞曲搭配著浪漫的吉他音樂,此舉又讓晉淮攀上另一個事業的高峰,「拉丁三人組合唱團」也紅遍了大街小巷。

1957年2月,12歲便離家赴日留學的吳晉淮,第一次返回台灣。那一年他偕同友人共赴白河鎮()今之白河區)關仔嶺踏青,回來之後,譜了一首《關仔嶺之戀》。這首《關仔嶺之戀》,就當年台灣歌謠界而言,可說是意義非凡。因為同一時期流行的台灣歌謠作品中,除了楊三郎的《孤戀花》和《秋怨》之外,幾乎找不出可以傳唱一時的佳作。所以《關仔嶺之戀》是台灣歌謠界的傳承之作。1959年吳晉淮又與葉俊麟合譜了一首《暗淡的月》,自此以後,他的才華終被台灣歌謠界所肯定,並且於其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1965年,吳晉淮偕同夫人高瑜鴻回台定居。為了培育優秀的歌唱人才,並提升台灣演唱界的水平,晉淮於「美國大使館」(今之忠孝西路)旁,開辦了「吳晉淮音樂研習社」。在其日式嚴格教學下,一個個實力派歌手陸陸續續嶄露頭角,例如早期的郭金發、蔡一紅、陳芬蘭、蕭孋珠、陽光、良山等,以及晚期的大小百合、黃乙玲等,都在歌壇上占有一席之地。只是好景不常,研習社雖然培育出不少的傑出歌手,但是後來卻因無法符合「補習班」的成立要件,而不得不於1971年停辦。

1985年因為微血管病變,吳晉淮有輕微的腦中風現象,自此身體便逐漸走下坡,最後不得不退出歌唱的行列,然而對於歌曲的創作卻依然孜孜不倦。1986年(民國75年)晉淮開始接觸基督教信仰,1990年在長兄吳振生以及洪榮宏母親羅玉的引導下,12月23日終於在台北城光教會接受洗禮,成為正式的基督徒。

1991年5月12日吳晉淮先生因罹患急性肺炎而住進醫院;至1991年5月21日上午10時因病情轉劇,不幸病逝於淡水馬偕醫院,享年75歲。吳先生之大體,最後安葬於台南縣白河鎮(今之台南市白河區)公路旁的基督教十字園裡。

綜觀吳晉淮的創作生涯,總共留下兩百多首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(其中在日本發表的作品,共有107首。),像早期的《關仔嶺之戀》、《暗淡的月》、《可愛的花蕊》、《月娘半屏圓》、《五月花》…中晚期的《恰想也是妳一人》、《愛情的力量》、《六月割菜假有心》、《嫁不對人》、《不想伊》、《講什麼山盟海誓》…等,均是台灣歌謠創作中,光蓋一時,震古鑠今的佳作。如果天不生晉淮先生,則台灣的歌謠界將會缺少一根梁柱--一根撐起半邊天的梁柱!